密码

日期:2020-02-28 22:48:41 来源:互联网 编辑 : 小美 阅读人数:999

30年前,我和我的同学们经常会骑车晃悠在这城内的小街背巷,张扬的时候还会拎着三洋录音机,“跟着感觉走,紧抓住梦的手,脚步越来越轻越来越温柔…”班上有男同学被称作“八大金刚”的,正如我所描述的一样,就经

30年前,我和我的同学们经常会骑车晃悠在这城内的小街背巷,张扬的时候还会拎着三洋录音机,“跟着感觉走,紧抓住梦的手,脚步越来越轻越来越温柔…”班上有男同学被称作“八大金刚”的,正如我所描述的一样,就经常游走在这座城市的叽里旮旯儿。

我一直都想写一个有关他们的故事。记得有一次,我让大哥老朱讲讲,老朱很深沉地说他要想一想,异常兴奋、咧着大嘴对我说:“那年看世界杯,我们在老冯屋里喝酒,八个人喝了十瓶,那时候我们真年轻、好能喝啊…”

我听过之后就非常的失望。原本会听到一个侠肝义胆或铁骨柔情的故事,没想到翻来覆去的就八个人喝了十瓶酒,如此平淡的一件事儿,于是,我终究没有写。

谁知今年这“八大金刚”像发了神经,在女同学晓曼的怂恿下把春客定在家里摆,说是要重新走一回青春。这年头,在家设宴的确有些难度,先不说饭菜做得如何,单这小家小口过日子的,桌椅碗盘就难得凑齐。可有了大哥、二哥带头,这规矩就算立下了。如今一年过半了,这八个人的圈还没转全乎。

老朱的那场家宴我在云南没能赶上,从二哥老余家的开始之后的几场我都参加了。几乎无一例外的,都会在席间酒后提到当年在老冯家的那一幕。老余说的最生动形象:“我们躺在老冯的床上,发现电灯在我们头上晃来晃去的…”说着笑着,眼里还流了泪…

当我在老何家再次听到这个老掉牙的故事、看到他们几个津津乐道的表情时,忽然地感慨万分:多年前那场的酒醉只是他们八个人的故事,其中的意味深长也只有他们能体会,而对于其他人则是密码。

这几日,老父亲看见满院子的栀子花开,也不止一次的跟我唠叨起在部队大院时那棵绒花树,感叹那棵树如何如何的大,夏天的树荫如何如何清凉,我和两个弟弟是如何如何在那棵树下长大…

是啊,坡下那棵巨大的绒花树,枝干遮住了我家的半个院子。花开时,蝴蝶飞舞;烈日下,满院荫凉。弟弟会在树下打弹珠玩烟纸牌,而我和几个小丫头跳皮筋踢毽子,妈妈会把切好的西瓜拿来院子里,她坐在椅子上,摇着蒲扇,任由孩子们疯来跑去,有时候她的目光会注视着门前那条一米间宽的小路,爸爸带兵出去拉练的日子,目光从来就没移开过那条小路。

就这样,在树叶的黄与绿、清晨与黄昏的交替中,我长大了。直到十二岁那年我离开,我再也没有看见那棵绒花树,甚至于在这座城市里连这种树都成了罕见。

那年的五一,我带八十多岁的老父亲回到当年的部队大院,早已今非昔比,面目一新。还是父亲眼尖,一眼就发现了那棵树,以职业军人的素养断定了旧屋的位置,说:“这是咱们住的房子,这里种的梅花,这里有棵桂花和一棵毛桃树…”那一刻,所有的记忆都在还原,相信我和父亲也都回到了那再也不能够重新来过的愉快时光。父亲摸着榕树枝干的那双手有些微微的抖,声音也变得唏嘘…

我回想起当年的情景,阳光清澈的照下,斑驳陆离的树荫几乎不会移动,要极其安静的心才能够察觉它的变化,空气中有绒花的香气,不大的孩子们像刚会扑楞着翅膀的小鸟儿,飞来跑去的,母亲坐在椅子上,摇着蒲扇,注视着小路,一天,两天,一月,半载,生命变得踏实、悠长。

在离开部队的近40年里,我们经历了异乡安家数次的搬迁、母亲的久病和后来的离世,以及我们六姊妹的各奔前程各往东西。在经历了这一切之后,我明白了那棵树对于父亲、姊妹们以及年事已长的我的意义,为何父亲会看见满院的栀子花开便提起了那棵绒花树,为什么我还是那么小就对母亲当时的表情会有如此深刻的记忆。因为绒花树,也叫合欢,寓意着家人团圆,幸福绵长。

忽然之间,我也明白了老朱他们为何一再提起老冯家中的那场醉酒,八个人会惟独记住那一次的细微末节。于他们而言,那不仅是对青春的记忆,更是友情的誓言。

事情往往就是这样,一旦离开它所依存的时间地点,就统统成了密码,只有亲历者才知道其中的意味,即便是一棵树,即便是一场酒醉,也是意义重大。但这种意义,是无法向其他人言明的。

家园,可能就是那样一棵树,一段时光,一个守候,一种味道,一些模糊的记忆,一种在疲惫途中的回首时,泪急涌眶的与悲凉。情谊,也是如此。

那段时间,频繁的要出席不同的场合见不同的面孔,攀谈间,几乎无一例外的会问我为什么能讲一口流利的普通话。我会告诉他们,我的祖籍在山西,跟随父母在军营长大,我的母亲从回国后曾当过陕西省人民广播电台的播音员。当话一出口,我才意识到自己是个“异乡人”异乡异客,而我的一生,也许就将这样继续的度过。

就在前几天,在从常州去往南京的高速路上,发现路旁久违的绒花树,绒花开的正好,忽然间就很想家,很想母亲,想起了那段日子那些尘封旧事,恍惚间,一切的一切,现身前来。于是,我闭上了双眼,我不能说话,我惟有写下。写于2013年6月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绒花

《绒花》是电影《小花》的插曲之一,创作于1979年。曲调新颖流畅,富有激情,优美动听,感情表达充分。这首歌曲由刘国富、田农作词,王酩作曲,最初由李谷一配唱,曾在1980年“听众喜爱的广播歌曲”评选活动中获奖。作曲家王酩(1934年11月8日——1997年12月5日),因为电影《小花》作曲,1980年获第三届电影百花奖最佳电影音乐。

网友评论

相关阅读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为全球用户24小时提供全面及时的中文资讯

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存储服务,所有内容均来自正规视频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如有侵权信息请联系我们删除

COPYRIGHT © 200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