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旅生涯中的战友们

日期:2020-02-28 22:29:17 来源:互联网 编辑 : 小美 阅读人数:17

记得此地急休整,战事急迫难从容。急救三角人配发,三尺塑料挡热风。史兆松:《忆尚勇, 血与火的那一年》四十七年后,曾经战斗在老挝的战友们在昆留影。战友左为同年兵马孙明战友,回族,云南通海人。一九六九年底

记得此地急休整,

战事急迫难从容。

急救三角人配发,

三尺塑料挡热风。

史兆松:《忆尚勇, 血与火的那一年》

军旅生涯中的战友们(图1)

四十七年后,曾经战斗在老挝的战友们在昆留影。

军旅生涯中的战友们(图2)

战友

左为同年兵马孙明战友,回族,云南通海人。一九六九年底参军。一九七九年参加自卫反击战,曾任云南军区边防十三团组长,陆军367医院干事,武警云南总队医院内三科协理员。武警云南省总队指挥学校电教室主任。右为作者,一九八四年摄于武警医院综合楼三楼政治处外阳台。医院紧临滇池西岸,西山脚下,照片背后为东边方向,可以清晰的看到滇池草海的网箱养鱼,眺望风景秀丽的滇池边,那时我们都三十多岁,一头密发,正是干事业的时候。

军旅生涯中的战友们(图3)

军旅生涯中的战友

不联系,不等于不想念。这位常被人们提及的战友就是这样的人。我与王琨琳战友的相遇相知,始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但耳闻却很早了。一九七四年,我因在藏执勤患面神经,回昆明后住在汤池七十二医院五官科,因喜爱读书,结识了同一病房的本院万静华干事,万喜欢拉小提琴,文才好。他经常提到琨琳战友,说该院政治处王干事,摄影,手风琴,吹拉弹唱,拿得起放得下。实际上1970年我在汤池通信训练大队时,琨琳战友与丁湘舟战友他们每个星期都要到我们部队放映,只是无机会相识。

八十年代初我调总队医院时,当时称云南军区367医院琨琳与湘舟战友夫妇已从七十二医院早于我几年调来,叙说起汤池来,我们都不约而同地说起当年,因丁湘舟是68年北京兵,也都认识160部队的杨浪等,而我的战友李京西又与杨浪是同一批兵,又常提到他。我们说起住院时在七十二医院上山参加劳动,有両次都去爬过附近木希山脉,那时却不知道。因为都喜欢文字,同做政治工作,相投,自然多了许多的共同话题。

琨琳战友出身工人家庭,父母均在西山海口。八十年代由他介绍率领我们参观军工企业,当时该厂属军内保密单位,车间全在山洞里。其父陪着我们,一位和蔼可亲的老领导,周围战友都佩服他的为人处事,待人接物。琨琳战友有个兄弟在昆明百货大楼任工会主席。人们常夸奖说,看看人家这弟兄俩!再是丁湘舟战友的低调朴实,不事张扬。其父丁一是军级,对其影响是可想而知的,湘舟战友平时从不拿架子,不以高干子女自居,那个时候的高干子弟能做到此,是难能可贵的,并且几十年如一日,这使我和战友们非常佩服至极。

开短会,说短话,写短文是琨琳战友的一贯作风。一九八九年,我从省委党校毕业,他安排我编排《实践与研讨》一书,琨琳战友的文章都是短文,文笔精彩,一事一议,短小精悍,针对性强。他开会亦如此,话语精炼,点到为止。而我自以为多喝了両年党校墨水,动不动就洋洋洒洒,那时我写的文章可用両句话概括:一是画蛇添足。二是臭婆裹脚布—又臭又长。我这个坏毛病看来改也难了!

坚韧的品格,宽阔的胸怀。记得八九十年代,有个科的一位老主任叫张翠仙,人已经退休,因解决解放前民青及地下党落实离休政策问题,昆明地区一部分老同志已得到落实,她因无重要证明材料落实不了。曾三番五次要求组织解决,情绪失控,几次大声哭闹,政治処用茶盘将水果糖摆到面前,被其一巴掌打翻,提出不给落实解决就不走了。琨琳战友当时已任政委,做思想工作可说是忍辱负重,从上午,中午到下午连续六七个小时的陪着反复劝解说服…一个政工领导的形象巍然屹立在面前。

想起来 还有件事,武警云南总队医院被评为全国双拥先进单位,其发端于琨琳战友任内科协理员时组织带领全科给碧鸡镇杨家村公路道班孤寡老人数十年如一日建档立卡开始,治病救人。当时的事迹曾在省广播电台,云南省老年报杂志及云南曰报上广泛刋载,是永远值得彰显的双拥典型。琨琳战友和护士长邹保荣都曾做为代表被总政及云南省政府表彰过,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后来者应该永远记住琨琳战友的辛勤劳动!相形见绌,沽名钓誉者应该汗颜,不会有也不可能有长久的好口碑。多少年过去了,群众心里永远有一杆秤,对琨琳战友的好评是交口称赞的。琨琳战友的涵养,内心世界的光明与干净,他不善交际应酬,不屑于勾心斗角,不会搞团团伙伙,其博大的胸怀是我接触许多领导中少有的,也是我心中的楷模,说是高山仰止也不为过。群众从他身上看到了一股信心与力量,这就是人格的力量。那年他从正营直接提为正团这件事上我们看到了组织上对他的重用等等。当年一位战友私下曾对我言,凭琨琳战友的能力修养和品格,任一个师级单位的领导也是胜任的。不一而足,现将十二年前的一首诗赠于战友:

难忘医院十三载,战友情谊注心怀。

昆仑担道淡于水,犹觉春风扑面来。

军旅生涯中的战友们(图4)

2018年4月,昆明军区通信团五连的战友在昆明市翠湖公园重逢。

军旅生涯中的战友们(图5)

我们那时十八九。四十八年前老战友照片(局部)昆明军区(汤池)通训大队三中队结业合影。前左一为同年兵李学光,分配在同一连队。战友曾任付教导员,转业市烟草公司,现居昆明。着65式银子呢军装者为二中队中队长李泰,紧挨李泰右为赵明生,一九六三年参军,时任三中队副政指。第四排中为作者。原图何恩成供稿。

军旅生涯中的战友们(图6)

生死与共的同友

左一王兆民,电台台长,一九六二年参军,转业云南无线电厂,退居昆明市。中为刘祖文,与作者同年兵,昆明军区汤池通训大队结业学员。曾任报务员,营部书记,昆明军区司令部秘书,转业中国昆明分行。右为陈兴才,一九六九年参军,一九七一年随叶文武台出国参战。退居昆明北郊。

军旅生涯中的战友们(图7)

战友情谊,共赴边关。一九六九年的那个寒冷之夜,我们这些乘着一个闷罐火车皮参军的战友,经七天七夜的颠簸,来到了祖国的西南边陲。此照为一九七七年冬摄于昆明黑龙潭公园。

军旅生涯中的战友们(图8)

战友。四十六年喜重逢

左为作者,中为昆明军区(汤池)通信训练大队二中队战友李德元,右为原南海舰队湛江支队志愿兵张善生,莒南县人,后调武警云南部队医院药械科服役。摄于2019年2月。

军装,人生的骄傲,

军装,祖国的华章,

军装,至高无上的品牌,

军装,当兵人永远的珍藏!

史兆松:《我爱这身的确良》

军旅生涯中的战友们(图9)

凝望:峥嵘岁月稠(节录)

“悠悠往事,欲说当年好困惑”一首上世纪八十年代风糜流行的悲凉辛酸之歌,往往会不由自主的忆起那遥远的过去,忆起那个风风雨雨的年代,那个为贫困奔波的年代,那个伤感的年代…

一幅照片与一支歌的故事

此珍贵照片拍摄于一九八0年二月。距今已整整近四十年了!拍摄者不详 那是 我们刚刚经历了战争的第一个年头。 记得八十年代后的第一个春节是在老家度过的。自七九年打完仗之后,七月便从军区通信团调出,年底我们滇南工区的四位乡友—董开祥,毛同喜,孙运德和我从滇南重镇蒙自草坝一同踏上了归乡探亲路。当兵十年了,第一次与家人在春节期间团聚,感慨万千。说起来真是寒酸,那时一个穷当兵的排职二十,每月薪水五十四元,刚刚发到手中,五分之四先寄家中爱人,接济周转全家生活,自己留点积攒着还想买块上海表,开祥兄在探家路上对我几个说了句大实话,他说兆松是探家就买不了手表,买了手表就别想探家,我笑答正是。这次回家我思索再三,还是选择探亲吧,回趟家于自己也是最不平常的一个难得节日,主要刚刚打完仗,家人的思念使我归心似箭。一路上,战友四人一块探家是少有的,多了亲密欢笑的气氛,先从草坝碧色寨乘米轨小火车,又沿着我们当年乘闷罐车来的路,一路向北,经贵州进両湖到了郑州,走陇海线拐向徐州,经过这两天的“哐珰哐当”行车,再往前便是我们日思夜想的故乡临沂莒县了当时莒县归属临沂地区我们相约,春节这天我们相聚于夏庄。春节这天上午,冷风习习,艳阳高照,暖意阵阵。三位战友骑着借来的三辆崭新的自行车一字排开插在我的家门口,好壮观的阵容。人们见到这么多战友来我家,顿时欢声笑语充满农家小院。我的一家以庄户人的朴实热情欢迎着三位乡友战友的到来,战友相聚,其乐融融,那天我亲及爱人别提多么高兴,那是我们一家最幸福最热闹最欢乐的时光,是战友之间一种无形的内在凝结力量!

探家的一个主要任务,便是向地方领导要煤炭指标,为家中排忧解难 。 八十年代初的鲁东南农村,同全国一样,仍然十分贫穷。农民在历史上就缺吃少穿,记得最主要的困难之一除了吃就是烧的问题。家乡是平原丘陵地带,没有山林,从老一辈上都是脸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耕种方式比较落后,“一大二公”及队为基础的体制严重束缚了农民的积极性,农作物产量普遍较低,高梁玉米秸杆仅够夏秋后烧一季,一到秋冬,便有人扛背着大筢到收后的黄豆地去拉搂豆叶杂草,用来烧火摊煎饼,以解烧的燃眉之急。当地俗称叫冬天拉大筢—凉飕飕的。要不再是到兰官庄煤矿捡拾煤渣,这成为煤矿当地人的重要活儿,文革时期,我的堂哥兆同还在兰家官庄矿井附近挖到了一个洗炭池子,真是天大的好事,当时我们弟兄几个都很庆幸,奔走相告。还有我们庄的史俊标,论辈分叫我爷爷,已经五十多岁了,为了深挖找到能烧的煤,竟被活活地埋在煤渣堆里,抛下孤儿寡母,命丧黄泉,为吃和烧又有多少辛酸泪水流在农民的脸上。记得这时期农村吃的还能勉强对付,没有烧可成大问题了!寒冬腊月,滴水成冰不能取暖可不得了!大哥兆泰告诉我,平时见有军人到煤矿找领导要煤炭烧,回家第三天我便急磨火促地趁赶集时间,在中午矿领导在家吃饭时间,便找到领导简单说明来意,矿上领导一听说都很同情,便顺手批写个三五百斤的煤炭指标条子,开初是向矿上要,后来又听说刘官庄政府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就是现役军人探家也可以向地方政府领导要指标,这样每隔一年的主要探亲任务,就是向政府部门索要指标条子,有一年我要了一千斤指标,同二哥推着小拥车步行近十公里到刘官庄镇上拉煤。这才使家中缺烧问题得到了缓解,多少年过去了,现竹园和兰官庄煤矿早已倒闭,但我非常怀念那时候的人际关系。回忆至此,不胜感叹,真是人民军队人民爱,人民军队为人民。党和政府没有忘记人民群众和人民军队,地方党和政府对军属的关怀就是从这些柴米油盐的大事上伸出了援手。真的是谢谢地方政府,谢谢煤矿上的领导,因为象煤矿企业,人家是没有这个指标任务的。可以给你帮助,也可以不帮你。当时就想,身为子弟兵的我们,除了感谢感动外,就是当好兵,干好本职工作,以不辜负家乡人民的养育之恩。“最后一碗米,用来做军粮,最后一尺布,用来缝军装”做为从老区走出来的子弟兵,每每听到这首歌,常常会热泪盈眶,我都会情不自禁的想起《红日》中的镜头,想起红嫂,想起沂蒙六姐妹支前的故事,是人民养育了我们,我们保卫着人民,时不时会想起七八十年代在家乡向地方领导要煤炭指标的事儿…

回到滇南蒙自,此时中越边境交战时断时续,枪炮声仍然不断,军区滇南工区刚刚组建不久,正师级单位,工区主任史书庭,政委冯化雨,都是抗日战争时期的,几位副职大都从工兵团长政委中选的。 参谋长姓陈,瘦瘦的,是由玉溪军分区参谋长位置调来,也是老工兵出身。政治部主任张敏是部里的直接领导,吕福恒副主任,江苏人,新四军出身,调来之前任补训团政委。李光璧副主任,山西人,解放战争参军。是由工兵一一七团副政委任上调来。后勤部领导机关也都是由军区各直属工兵团,舟桥团,通信团,测绘大队的调入组建。工区主要下属106工兵团及各军师工兵营,承担构筑营连排的对越作战防御工事,我们几个战友常常下到前沿基层连队。我有两次曾爬上老山前沿的战士居住地道,体验了猫儿洞的燥热潮湿生活,上老山前来时曾穿越过狮子山脚下,这里有数公里多的路程暴露在越军的高射机枪平射程内,说实话那是随时准备牺牲自己掉脑袋的。我还听运德战友说,他们路过时科长首先带头拔出了手枪攥在手中,正是到了紧急关头的时侯,提心吊胆路过此地。双方严重对峙,开祥后来也跟我说过他随省军区后勤部工作组路过时刚想抬头,越军的高射机枪平射“嗒嗒嗒”三发子弹就打了过来,身边的黄土顿时成烟雾状腾了起来,“好险呀”半秒钟不到的时间,他赶紧连忙缩低了头,这才保住了一条命。我有次路过天保船头边检站,看到许多房子被越军炸的稀烂,抓一把土便见弹片。站在这里不由得想起一年前战友们都在前线各部队,或前指,或警报台,或23分部,或兵站,或库,或敌后侦察大队,或跟随部队穿插,军情急迫,战事倥偬。这段时间,亲人惴惴不安,战友奔忙挂牵,同万千父母一样,家中心慌意乱,成夜不能入眠,繁星儿布满天上,一钩弯月儿挂柳梢,老人不停地祈祷远方儿子打仗无恙。翻阅此照,此景此情犹如眼前,父母一生勤为俭,养儿一场得平安。送儿进部队时,千叮咛,万嘱咐,好实干,别胡打歪拐,好好嘎呼人(莒地方言,多团结人的意思)要上进学习,机动灵活,服从领导听组织按排,守住咱庄户人的本分…一晃几十年了,父母嘱咐,言犹在耳。

回顾在滇南工区的日子,是一段不平常的时光。从基层到机关,从各自的岗位到适应工作环境,是一个锻炼磨砺人的过程,记得张主任曾任军区直政组织科长,他多次亲自给我们授课,讲机关如何抓典型,发现典型,宣传典型,如何写好材料,组织材料,这对我的业务水平提高起到了重要的指导作用。我所在的宣传科老科长满祖盛,副科长冯少章也常常带领我们下边防,深入基层,写简报,发通讯,写正反両方面的典型材料,那时的锻炼对以后的写作确实打下了良好的基础。记得宣传科有次上报军区的材料,被军区政治部钱抵千副主任做了批示,还牵扯到一个的如何处理。当时我随吕付主任又下去这个部队调研並进行了复查,重新上报了我们的意见。政治部的科长宣绍棠,六一年的兵,河北人,是通信团接我们莒县兵的六连连长杨宽的老乡战友。他的人缘关系十分好,他对同喜和我都非常热情。组织科的科长李夫太,副科长蔡忠诚,写作能力都很强。后任版纳军分区政治部主任,昆明军分区政委李科长一口的山西话,他原任通信团副政委,后调通信总站任副政委,原则性十分强的一个老领导,在之前听过他讲课《一碗面条的故事》又听说他在通信团党代会选举时落选,我们都感到十分惊讶!文革之影响,从中可窥见一二。

因工区是新组建单位,部队到达蒙自后,便租借在蒙自草坝省农蚕科所的住址,这里风和日丽,蒙自石榴产地便是在这远近闻名的草坝,白里透红的石榴,红红的,大大的甜籽,吃一口,汁液四溢甘甜,沁人心脾。这里青山绿水,水果糖甘蔗远近闻名,几位战友星期天休闲时没少吃。碧色寨车站,各类法式建筑栉比鳞次,高高的教堂,黄色圆尖的屋顶,吐着蒸汽的小火车呜呜而过,给这座边疆小城平添了异域的风采。晚间落日西下之时,我们漫步草坝的田间小路,在秀竹掩映的林荫下同老农交谈打听当地的风土人情,看田野劳作的人们的笑脸,这里处处洋溢着一派生活宁静的景色。

在草坝, 滇南工区存在了三年左右的时间,红河边陲的山山水水都留下了我们的身影。最常去的河口槟榔寨,马栗坡董干乡,在茨竹坝村还在过月余,马关屏边金平等地也去过。工区象是在战后的中越边境线的天际间划了一道短暂的弧线一样,便消声匿迹了!工区撤消后,绝大部分战友选择了转业。我们几个开祥战友调云南军区后勤部卫生処,后到小麦峪器材库任主任后转业,同喜战友调麻粟坡边防十五团任组干股长。运德战友调马关军区站任参谋。我则调省军区367医院政治处任干事,该院后来又归属武警,直至最后转业地方。

天蓝蓝, 地茵茵,艳阳照,操场边。 战友情,常记念。八十年代的第一个春天,战友在奔忙于汤池与昆明之时,与乡友聚一下说个话,啦个呱,合个影,是很难得的消闲时光,感谢当时的摄影者留下了这个战友的瞬间场景,感谢照片的保存者恩成战友重新晒出这张旧照。再看看!照片左边这位高个子战友董茂旺时任昆明军区通信团二连驾驶员中间是战友严宝珠时任昆明军区通信团汽车连连长右边这位是战友何恩成,是我在夏庄小学时同学,时任昆明军区通信训练大队助理员拍摄地点:军区通信团大操场。这几位战友都在昆明军区一九八五年撤消之后的几年里转业到地方,他们重新回到了故乡的土地,回到了沂蒙山区,历经人世沧桑与磨砺,老战友们为振兴地方经济建设做出了一个军人和党人应有的贡献!

他们都曾经是军人,都是当兵的!

未完待续

军旅生涯中的战友们(图10)

团队阅兵场上的战友。军区通信团会操场摄于一九八0年三月,上图受阅领队者为徐田立战友,时任一连连长。图片源自姚应祥 常晋云《军旅纪实》

军旅生涯中的战友们(图11)

同友

左为作者,右为陈顺坤。时任边防总队政治部副主任。摄于一九九二年。

军旅生涯中的战友们(图12)

战友

左一刘志营,1972年底参军,时任总队卫生处长。左二张桂森,1961年参军,时任总队医院医务处付主任。左三,陈先跃,党校同学。右一为作者。摄于一九九〇年夏。

军旅生涯中的战友们(图13)

战友

左为作者,右为齐长春,山东淄博人,1962年参军,野战66医院政委,武警云南指挥学校政治处主任。

军旅生涯中的战友们(图14)

在边防的岁月里(左上瑞丽弄岛58号界碑,左下孟定清水河边防派出所留影)右下,酣畅淋漓战乒乓。

军旅生涯中的战友们(图15)

青葱岁月时的邹保荣战友

军旅生涯中的战友们(图16)

老大姐邹保荣

军旅生涯中的战友们(图17)

军中绿花—以上是战友邹保荣的一组历史照片。徐国明供稿

军旅生涯中的战友们(图18)

战友情,兄弟谊。2018年携女儿,外孙在云安会都参加战友孩子婚礼。站立者左一为郝友章战友,曾在解放军68医院,武警总队医院任职,二炮533医院耳鼻喉科主任,1974年底参军,山东定陶人。左三为范淑贞战友,1960年参军,总队医院护理部主任,山东昌乐县人。坐者前左一为小梁,郝友章夫人。左二为阎贵银战友,1968年参军,主管技师,山东鄄城人。左三为王玲老师,在云南省机关党校任教。后左二为作者。

军旅生涯中的战友们(图19)

红颜一怒冲发冠,

千里迢迢赴边关。

胶东沂蒙偕同心,

乡音乡情总怀念。

摄于一九八七年西山

军旅生涯中的战友们(图20)

八一观玫瑰月季有感

军中男子汉,

最重儿女情。

外表似鲁莽,

内心翻江腾。

戌马倥偬急,

父母难尽忠。

多年重提起,

至今泪花湧。

眼前玫瑰红如火,

老兵亦喜倾豪情。

军旅生涯中的战友们(图21)

云南省委党校劳动人事班中的军中战友

军旅生涯中的战友们(图22)

参加全国卫生党委书记表彰及政研会中的那些战友们。1998年摄于北京广场。

军旅生涯中的战友们(图23)

与战友卿培强留影于重庆。摄于2001年。

当兵的岁月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战友

翻拍自七十年代同名韩国电视剧,本片也讲述了战争的残酷性,在战场上一群不曾相识的年轻人不知为何而厮杀,他们只知道如果不杀敌人,就会被敌人杀。崔秀宗在剧中饰演一级中士班长李玄重,李泰兰饰演李玄重中士的恋人李秀景,三八线划分之后身份为朝鲜的朝鲜人民军军官。分处南北两个不同阵营。

延伸 · 推荐

怀念战友!,关于怀念战友原版歌曲的介绍

流年随风,悄然逝去。一身戎装,奔赴军旅。铁骨铮铮,矢志不渝。转眼间回望短暂的军旅生涯。坎坷辛酸如今却都历历在目。多少欢笑,多少忧伤。梦中多少次回眸那孤寂的背影。梦中多少次缅怀那消逝的青春。天地的距离并...

侥幸不翻车,我敬佩战友们一不怕苦,1970-1989,每年2月17曰來臨之际

应征入伍经过个人的积极努力和多方面的热情支持帮助,我终于符合了应征入伍的规定条件,从一个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知识青年”转变成为保卫伟大祖国的“现役军人”军旅生涯二十年的軍旅生涯,奉献了自己的青春年华...

军旅涉途今犹在 蓬莱阁下战友情~献给曾经战斗在渤海前哨的守备第卅二团五连战友

35年前我们怀着共同的理想,跨入了的军营大门一一成为了蓬莱守备区第卅二团五连的一名解放军战士!多年的军旅生涯,不仅炼就了我们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特别能奉献、雷励风行、办事认真的良好作风(这就是我们...

网友评论

相关阅读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为全球用户24小时提供全面及时的中文资讯

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存储服务,所有内容均来自正规视频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如有侵权信息请联系我们删除

COPYRIGHT © 200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