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那如此温柔的驴子(读书笔记)

日期:2019-12-14 19:13:29 来源:互联网 编辑 : 小美 阅读人数:282

少女驴子草地水渠菖蒲斑鸠丁香草帽马齿苋镰刀灯心草卷心菜磨坊主蚱蜢百合蟋蟀秧鸡蓖麻黄杨树炊烟矢车菊篾匠葡萄旱金莲玉米水井天鹅苹果篱笆胡桃树紫藤冬青树谷仓猎犬石头桑葚水罐这就是耶麦(1868-1938)为

我爱那如此温柔的驴子(读书笔记)(图1)

少女

驴子

草地

水渠

菖蒲

斑鸠

丁香

草帽

马齿苋

镰刀

灯心草

卷心菜

磨坊主

蚱蜢

百合

蟋蟀

秧鸡

蓖麻

黄杨树

炊烟

矢车菊

篾匠

葡萄

旱金莲

玉米

水井

天鹅

苹果

篱笆

胡桃树

紫藤

冬青树

谷仓

猎犬

石头

桑葚

水罐

这就是耶麦(1868-1938)为我们的生活内容,这是他全部诗歌的土壤,背景,资源,他一生的营养。当我彻夜通读他的诗歌的时候,我就像一个吸食的人一样,深坠其中。我立即告诉我最好的朋友:

我中毒了

我等耶麦

从比利牛斯山而来

他背上的行囊

装着我要的解药

显然,任何一个伟大的诗人,艺术家都有自己的语言,如果要谈论风格,谈论诗歌艺术的品质,谈论诗人之所以成为他自己的本质,我们最早遇见的就是诗人的语言,语言不是桥梁,不是到达他思想的媒介,语言从来不会定义为这样一种附属物,否则原始时代的鬼神在打听到人类可以使用语言的时候也不会长夜哭泣。语言对于鬼神来说,是一把暗夜的利剑,是洞察真伪的长矛,是发现内心和上帝的光芒,是构类存在的确证。梵高和莫奈的语言非常明晰,正如耶麦和波德莱尔一样。耶麦的意义是:他一直属于的南方,属于南方比利牛斯山区的灵魂,离开南方那些山脉和峡谷缠绵不尽的炊烟,离开行走在卵石上的驴子以及近乎奔放的少女在月光下裸体的迷人,耶麦就不复存在。

我似闻羽管键琴奏响

有个唇边长黑痣的女郎

另一颗同样的黑痣在乳房中央

月亮的清辉惹你热狂

这是热爱到极致的熟悉,亲切,触及灵魂的回应,暗夜里温暖的光芒,是全部的爱和敬畏。

耶麦生活在乡下,身体和灵魂都在乡下。离开乡下,我们找不到耶麦,也找不到丁香所特有的芬芳。即使后来戴望舒在翻译耶麦的诗歌,促成中国现代文学发生重要变化的契机上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但是,戴望舒的丁香依然和耶麦的完全不一样。洋溢在耶麦诗歌里的,就是生活本身起伏的音律,叙述中产生的流畅的感情,幽默,关于生活应该怎样体现命运的安排,怎样体现上帝在自然中奇妙的变化方面,耶麦在肃穆般地提醒我们:诗人并非理想国的代言人,也并非终日散步在伊甸园,诗人能够创造一如生活一样的诗歌,完全依赖于诗人对于真实的敬畏。

我们甚至可以把耶麦的诗歌不用分行的形式来吟诵,叙事性质决定了耶麦诗歌语言的独特性,只有叙事才会完成耶麦宿命一样的伟大艺术魅力:

稍凉,但不冷。湿漉漉的

墙边长满蔷薇,我刚瞥见挤奶的妇女

在这样明晰单纯的地方,除开生活本身,我们就再也看不见任何其他因素了。这已经不是田园诗人这一概念所能容纳的,在这里,你会发现生活如此接近我们,你会目睹生活以生活的样式向我们描述它的一切。如果我们进一步和耶麦赶着驴子走在山路上,沐浴着南方山地里的阳光,荆棘划伤我们的大腿,我们就会沉浸在一程又一程的生命之途:一个长着满脸胡须的乡下人,很多时候沉默寡言,很多时候谈论女人就会兴奋无比,他关于生活关系的真诚态度,就像夜晚一样保持上帝一般的安静:

你将在堆满旧物的客厅。

纤细得像一根发亮的芦苇杆。

双腿交叉,偎着粉红的炉火。

你要倾听冬天。

你脚边,我要把你双膝拥在胸前。

你微笑着,胜过柳枝优雅安娴。

你把我的头放在你温柔的腿上。

这柔情令我泪涟。

我俩骄矜的目光变得柔曼。

我吻你胸,你向我

微笑着垂下眼帘,任

温柔的颈项前弯。

随后,病弱忠诚的老女佣

敲门,并说:已备好晚餐。

你羞赧地惊跳起,纤手

整理灰裙子的花边。

当风儿从门缝吹过。

当老座钟报时迟缓。

你把小黑盒里的象牙香水

涂抹双腿间。

这是耶麦1897年写的《你将…》是一个能够以灵魂的诚恳来完成诗歌艺术的乡下人,他并非执意远离城市,而是他命中注定属于乡下。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诗歌

诗歌是一种主情的文学体裁,它以抒情的方式,高度凝练,集中地反映社会生活,用丰富的想象、富有节奏感、韵律美的语言和分行排列的形式来抒发思想情感。诗歌是有节奏、有韵律并富有感情色彩的一种语言艺术形式,也是世界上最古老、最基本的文学形式。

网友评论

相关阅读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为全球用户24小时提供全面及时的中文资讯

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存储服务,所有内容均来自正规视频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如有侵权信息请联系我们删除

COPYRIGHT © 2007-2018